田海燕:用画笔传递心中的“静”和“光”

  绘画是照进他生命的一束光。 

  课堂激起了他的兴趣,求索开阔了他的视野,坚持扬帆了他的梦想——他从未停止追寻心中的静和光。他就是四川省美协会员,东坡区美协副主席、秘书长田海燕。 

  7月14日,在东坡区美术馆的油画创作室里,我们走进了田海燕的油画世界。  

  宁静和希望随光而行 

 

  创作室的墙上,挂着十多幅大大小小的油画作品。画架上是尚未完成的抗疫作品《说好,不哭》,一旁的油彩还未干透,可见田海燕刚刚还在创作。 

  细看这一幅幅油画,不管是秋池中的残荷,还是古树下的罗平古镇……都没有过于艳丽的色彩,仿佛展示出一种淡泊宁静的生活态度。 

  清代画家石涛曾讲“画者,从于心者”,田海燕的绘画所达到的这种效果恰恰是来源于他淡然的性格和心灵的通透。他是一个心中深藏着追求宁静执念的人,这种执念让他忽略了世间纷乱的繁杂和琐碎,一头扎进纯净的大自然,用画笔去关注高山原野,用线面去表现雨雪阴晴。 

创作中的田海燕。 

创作中的田海燕。 

  “这幅《秋荷人家》,有很多处都是用油画刀画出来的,油画刀能创造出画笔达不到的效果。”田海燕介绍说。 

  在田海燕的笔下,没有对于绘画技巧的展现炫耀,漫山遍野的绿树、碧波荡漾的湖水、云卷云舒下的惬意、细雨蒙蒙的浪漫、青山环抱的村庄以及翠树掩映下白墙黛瓦的屋舍……他所营造的已超出事物本身,仿佛只能感受到一片片水汽氤氲的色,听到风吹过时树林沙沙的声,嗅到空气中弥漫的清新与美好,细品其作品能让人的身心放松下来。 

《秋荷人家》 

《秋荷人家》 

  “画画是一件可以让人宁静的事,希望我的画能带给别人一片宁静!”田海燕说,希望通过绘画寻觅他内心的静,并传递这种静。 

  田海燕的画作充满宁静、淡然,犹如诗画的空间。山峦、云雾、村庄、人物……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可在这“静”中,又有着情绪的涌动,它潜伏在其描绘的自然当中,在看似宁静的表象之下,形成一种力量。 

  在田海燕的作品中,还总能看到“光”,有时来自一抹远山,有时来自两朵白云,有时是三五枝树梢……寥寥数笔,就能让人感受到灵动与希望。“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下意识地在画中添上几笔亮光。” 

  田海燕对绘画的认知是自我的、感性的、直白的,完全凭借自己的直觉去表达喜好。他对绘画的执着与激情犹如爆发的小宇宙,汇聚成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激励着自己,也感染着他人。“活成一道光,照耀更多人。” 

  “追光”是一条漫长的路 

《乌镇》 

《乌镇》 

  上世纪80年代,田海燕尚在家乡东坡区原新华乡(现富牛镇)上小学。一次美术课上,他照着课本画了只燕子,得到老师的表扬,就此激发了他的绘画兴趣。 

  “那时上美术课,都是老师让我们照着书本上的图案画。”田海燕回忆道,上初中后,美术老师虽然是物理老师兼任,但相对专业,会教大家水彩画,这无形中又增添了绘画对他的吸引力。 

  临摹国画、自己摸索,从线条到色块、从风景到人物……田海燕开始在绘画路上蹒跚前行。他的作品渐渐被师生们称赞,有同学甚至将他当时的作品收藏到现在。 

  初中毕业后,想考眉山师范学校美术专业的田海燕阴差阳错上了眉山中学。周末,他去找就读眉师校的同学玩,看到学校橱窗里琳琅满目的美术作品,有素描、水粉、国画、油画……他被深深震撼了,专业学习美术的念头开始在他脑海萦绕。 

  高考前三个月,想进大学学美术的田海燕在专业美术老师那里参加集训,每天下午放学后来不及吃晚饭就去培训班上课,两个小时后又赶回学校上晚自习。晚饭通常是同学帮他打好,下了晚自习再吃。为了节约时间,那几个月的午饭直接被他省掉了。晚上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画素描,好几次被老师发现……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终考上了乐山师专美术系油画专业。 

  “油画厚重细腻,语言丰富,塑造能力强,更能表达我的情感。”田海燕兼顾生活与梦想,刻苦学习之余,也出去画广告画,挣生活费。 

  大学毕业后,田海燕成了一名中学教师,也是家乡第一个专业美术老师。虽然工作了,但他在绘画这条路上的探索从没间断。 

  绘画这件事,总是交织着甜蜜与沮丧。田海燕画画也曾走到关口,需要重新审视思考。这时,他得到了原四川教育学院美术系老师曹阳和罗发辉的指点。 

  “有一次曹阳老师在指导我的作业《中年男子半身像》时,一边修改,一边细细讲解,让我更深入地了解到骨骼、肌肉、五官和色彩之间的关系。”田海燕说,他从曹老师那里还学到了很多油画技法。“用油画刀代替画笔,画出来的画别有一番风味。”罗发辉老师在绘画时对灰色的运用恰到好处,宁静之下却有着直抵灵魂深处的力量,对他影响很大。 

  心底笔端所念皆是家乡 

  画家的深邃,源自不断的创作。 

  “题材只是触媒,它最终呈现的是作画者内心想要传递的东西。”田海燕的作品是绘画历程的记录,也透着他对现实的看法、解读与思考。 

  秀出云表的白塔山、云雾缭绕的寨子城、岷黑快速通道建设场景……田海燕很多画作中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村一居都取材于家乡。他说,家乡的山与水,就是小时候的精神寄托,总也描绘不尽。在他的画笔下,每一幅家乡景致都充满灵性和诗意。哪怕是简单的一湾水,都有着不同的意境:春水荡漾、夏池波澜、秋塘粼粼、冬河肃穆。但无一例外,都干净透彻、宁静致远。 

  “这幅《远方的家》,描绘的是岷黑快速通道建设场景,曾经参加四川、嘉兴、马鞍山三地‘民进开明画院’大展。”田海燕说,岷黑快速通道是眉山城区向东发展的重要通道,该项目的建设将助推包括自己家乡在内的沿线村组及黑龙滩景区的旅游经济发展。他在一次写生中路过项目建设现场,便记录了下来。作品中,远方是若隐若现的山峦,山下依偎着静静的村庄,村庄旁是建设中的道路。“这条道路,承载着家乡发展的希望与美好。” 

  家乡的发展变化,群众的幸福美好,给了田海燕充足的创作素材和灵感。今年六月,在东坡区“脱贫攻坚奔小康”写生采风活动中,他和其他画家一起,深入脱贫攻坚一线,采风创作出一批有温度、接地气的作品。寨子城、鸭池村、海珠村……他用一件件油画作品,让大家看到了东坡区在脱贫攻坚、美丽乡村建设中取得的成效。 

  如今,田海燕又开始从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随着工作的深入,他萌发了以东坡文化遗产为主题的创作思路,将东坡文化遗产的文化之美、传统之韵、非遗之趣融合到画中,更好地将文化遗产进行弘扬传承。 

  “寨子城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不少眉山人都不知道。看到我画的《寨子城》,不少人都想去实地看看。”田海燕说,这让他得到启发,让东坡文化遗产以油画的形式跃然布上,不仅留住了乡愁,也留住了东坡故里特有的人文地理符号。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唤起更多人在灵魂深处对家乡的眷恋,唤起他们的文化自信和对家乡的自然美景、文化遗产的守护意识。(实习生 杨楠 记者 余毅 文/图) 

责任编辑:lmmsyid
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