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朝运: “一元”钱打赢垃圾围村突围战

眉山网记者 陈燕利 文/图

2.JPG

 

罗朝运深入田间倾听群众心声。

“向群众说话,说一句是一句,句句算数;为群众办事,办一件成一件,件件落实。”这句话是罗朝运的座右铭。从2004年至今,罗朝运担任丹棱县丹棱镇龙鹄村党支部书记已经15年了,这句座右铭一直是他行为处事的“指南针”。15年来,龙鹄村从一个“脏乱差”的村落成为省级“四好村”。他带领村民探索出了“因地制宜、分类收集、村民自治、市场运作”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在全市、全省乃至全国推广。

垃圾“围村” 成脏乱差典型 

2004年,罗朝运当选为龙鹄村党支部书记,走马上任的他面临的第一个难题就是村里的环境卫生。

彼时,龙鹄村是当地有名的特色水果村,柑橘类果树超过3000亩,但村子却被垃圾环绕,是一个脏乱差的典型。村里没有专门倒垃圾的地方,村民将烂水果倒在河道内、公路旁,把垃圾倒在河边、桥下、竹林里。只要一下雨,垃圾就被冲到河里汇集,泡沫、薄膜、塑料瓶等垃圾厚厚的覆盖在河面上。生活在这样臭气熏天的环境里,村民们也是怨声载道。

为了改变村民乱扔垃圾的陋习,罗朝运数次召开村民大会,整治村里的环境卫生,但都收效甚微。为了整治河面垃圾,他每年组织村上的干部、村民代表二十多人租船对河面进行清理,一清理就是好几天,却也是治标不治本,过一段时间,河里又漂浮着厚厚的垃圾。

突破“瓶颈” 与“脏乱”较劲 

从2009年起,省上大力整治农村生活垃圾。为了让村民有倒垃圾的地方,罗朝运组织在村上修建垃圾池,并在垃圾池修建好之后,雇保洁员负责全村垃圾治理工作。可结果却不尽人意。

“保洁员拿固定工资,工作积极性难以提升,加之村上监管不到位,垃圾池里的垃圾经常溢出。”罗朝运回忆,当时,村民对此极为不满,意见很大。

转机出现在一次和村民摆“龙门阵”中。村民一句“为何不把治理垃圾的事承包出去?”启发了他。回去后,罗朝运立刻组织村委会班子成员研究,决定把龙鹄村生活垃圾治理进行公开竞标。最终,村民张治明以36400元的最低承包价中标。

此后,为了让村民改掉乱扔垃圾的陋习,罗朝运又和村委会班子成员研究制定了龙鹄村环境卫生村规民约。《村规民约》形成了村组干部、承包人、村民三方监督的互动管理办法。村里组建了卫生管理小组和村民代表卫生监督小组,村组干部人人都是卫生管理员。

一元钱村民监督参与环保 

垃圾治理方式落实,为了提升村民的责任意识、参与意识、监督意识,罗朝运又与村委会班子成员一起研究,并参考外地的经验做法,提出:村民每人每月出1元钱的卫生费。

“1元钱从腰包里一掏,村民有了发言权,有了参与意识,主人翁意识显著增强,积极参与监督承包人的垃圾治理工作。”罗朝运说,垃圾承包后,钱花得少了,效果反而更好了。

村民掏了钱,垃圾治理意识增强了,自觉将垃圾分类。每家每户安置了3个可回收、不可回收、有毒有害分类垃圾桶,村民自主将可回收垃圾出售,不可回收垃圾就近倒入联户定点倾倒池。

如今,在罗朝运的不懈努力下,龙鹄村凭借“因地制宜、分类收集、村民自治、市场运作”的农村生活垃圾处理模式,形成了一幅“田园美、村庄美、生活美”的美好生态画卷,业主也纷纷慕名前来寻求合作发展乡村旅游。同时,龙鹄村的优秀经验在全市、全省乃至全国推广,罗朝运也因此被称为“一元书记”。

责任编辑:lmmsyid
眉山